钟孝廉

淘客百晓生 2020-10-10 子不语 49 ℃ 0 评论

常熟有个邵又年,自小师从钟孝廉,同吃同住。老师为人刚正不阿,不苟言笑。

某日半夜钟孝廉突然醒来哭着说:“我活不长了。”

又房连忙问起原因,先生说:“我梦见两个阴司衙役从地下而来,到床前拉着我就走。一路上昏暗不明,黄沙白草,不见一人。走了约莫数十里到一官衙。头大乌纱帽的大人坐北朝南,衙役一人一边押着我的胳膊让我跪在公堂之下。”

神说:“你知罪吗?”

钟说:“不知罪。”

神说:“你好好想想。”

钟孝廉想了很久说:“我不孝,我父母棺材停了二十年未安葬。”

神说:“这个罪不大。”

钟说:“我年少时曾奸淫婢女,好找过两妓女。”

神说:“这个罪也也不大。”

钟说:“我喜欢指责别人的文章,嘴下不留情。”

神说:“这个罪就更小了。”

钟说:“那就没有了。”

神说:“让他照一照。”

衙役取了一盆水,让钟洗脸,恍然发现前生姓杨,名敞,曾和朋友一起去湖南做生意,图谋他的财产,将他推入水中淹死。现在害怕起来,伏在神的眼前说:‘我知罪。’

神大声说:‘还不变化吗?’

举手拍案,霹雳一声,天崩地裂,城郭、衙署、神鬼、器械之类,都没有了,只看见汪洋大水,无边无际,一身渺然,漂浮在菜叶上。

钟再想叶子轻身体重,为何不往下坠?回头看看自己的身体,已变化成蛆虫,耳目口鼻,都如芥菜,不觉间大哭惊醒了。

“这个梦若是真的,我能活久了吗?”

又房为宽解先生说:“先生不要苦恼,梦不足以信也。”

先生命人准备棺材入殓之物。度过三天,吐血身亡。


本文TAG:钟孝廉袁枚

关注公众号,领取淘宝客月入10万电子书
关注公众号,领取淘宝客月入10万电子书

猜你喜欢

大华日记